鹤よめ。

早安,午安,晚安。鹤丸。
鹤厨,不吃鹤丸的任何腐向CP!!!这是我嫁刀!【指自家鹤】
头像来自B站UP:神空月晓

诡梦【又名与刀男梦中相遇的100种姿势】

睡午觉的时候梦见了一位似猫非猫似人非人的少女,视角很微妙,一会是第一视角一会是上帝视角,这猫少女记不住自己的名字,住在一座诡异的猫咪洋馆里,有个大妈照顾猫们。

猫少女和其他的几只猫们在本该睡觉的时间里在洋馆内游荡探索,到了查房时间,准备走近路回卧室,但这条近路很奇怪,是由面容狰狞的鬼牵出的从2楼到一楼的线。【对,就是线,鬼有四个,每个鬼牵了4条线】

但是猫少女记错自己的名字所以睡错垫子了,在其他猫咪的提醒下想快回到自己的垫子上,但是查房的大妈已经来了,看见她不在垫子上,她机灵地表示自己想喝水所以起来了,然后大妈给她倒了碗水。她不知道怎么的,就变回了人去喝水,然后大妈看见了,也不惊讶就非常冷酷地问:“你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吗?”

猫少女连自己的名字都记不清楚,怎么可能知道自己的身份,于是就呆立在原地,大妈见她回答不出来就将她赶走,猫少女就乖乖地走了,从正门离开了卧室,这个时候走廊上一片漆黑,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黑暗里窥伺着她一般。

她很害怕,于是又回到了卧室,从卧室的百叶窗挤了出去,但是大妈仿佛不想让她抄近路一般准备关上百叶窗,但没来得及,猫少女从百叶窗来到朝着室外的走廊上,透过百叶窗看到室外却是黄昏时分,天上是如血残阳,她也没犹豫就跳窗离开。

她茫然的在洋馆外的庭院走着,路过了一个立起来的破碎的镜子,往里看的时候看到了一个黑发红瞳穿着一身黑色羽织羽织上挂着金色链子的男人,她吓得往后跳了一下,那男人也往后跳了一下又往前走了一步露出了有些诡异的但是却带着温柔的笑容,她下意识地往身旁一看,那男人就在她身边,可是镜子里只印出了男人而没有她的的身影,她想问他是谁。

然后我就醒了。那男人就是暗堕鹤丸啊!我一看窗外也是黄昏,但已经没有太阳了。

其实这是我梦的最后一段,前面还有,但是我记不清了,也很诡异。

只记得猫少女似乎是被迫犯了事,然后出了车祸,再“醒”来就来到一栋老房子里,里面的“人”都很友好,仿佛认识她一般。

然后重点来了!那些人都是刀男啊啊啊啊!药研,乱酱,平野前田!他们的态度是把她当妹妹,然后牵着她在老房子里走,老房子是真的老房子,并且墙上也镶嵌着有斑驳的掉了颜色一般的表情痛苦不堪的鬼,但是当她来到这里时墙上的鬼都变成了全身赤裸的人,表情也变得安详宁静了起来,小短刀们又将她交给了鹤丸,鹤丸表情很温柔地看着她,拉着她的双手非常非常轻的吻了她的嘴角,然后以猫少女为中心产生了一个漩涡,漩涡里都是鬼然后下往上逐渐变成了人,漩涡托着她往上,然后就到了猫咪洋馆。

最前面的我实在记不得了,只记得鹤丸戏份最多了。

虽然这个梦有点诡异,但是!鹤丸他!亲了我!啊啊!此生无憾【我不管,猫少女就是我!】

评论 ( 2 )
热度 ( 5 )

© 鹤よ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