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动置顶

开车收车票。

一个小红心+一个小蓝手,点过后私信我,我会去确认然后给你密码。

每一篇文我都下了心思的,不想被白嫖。

那些上了我的车后取消红心和蓝手的朋友,我会把你踹下车后拉黑,让你再也不能上我的车。

拒绝白嫖,就是这样。

孩子气的战争

现世转生Paro鹤婶 阿而十八


黑道总裁鹤Xjk婶


有普雷


      安静无比的办公室内只听得到笔尖在纸张上划动的“沙沙”声,不过还有细微的肌肤摩擦声掺杂在其中。

         端坐在红木办公桌后的俊秀白发男人看似一脸镇定地批着文件,却又时不时地低头往桌下看似乎那里有什么让他在意的东西一般,红木办公桌上不仅仅放着办公用具居然还随意地扔着一件黑色水手服上衣,一套黑色蕾丝内衣裤男人自然地搭在桌上的左手就放在那三件女...

+

恋心如焚

现世转生Paro鹤婶 阿而十八

有口

有名字表现

黑道总裁鹤Xjk婶

鹤丸在遇到婶时想起了婶,而婶没记起来他,但对他有感觉

婶对鹤丸的感情很复杂


    “Bo…Boss……您…在看什么?”穿着一身黑西服的马仔瑟瑟发抖地从怀里掏出手巾擦了擦额头上不断冒出的汗液,他家boss盯着窗外几分钟了,唇角带着淡淡的笑意,但是手中的玻璃杯却被他捏碎,金色眼瞳深处也正酝酿着不明的情绪,常年跟随boss左右的他敏锐地察觉到boss现在的心情十分不美妙,他不由得也往窗外看去。...


+

【综/主刀剣乱舞】陵蝶*鹤婶*

此文涉及《火影忍者》,游戏《零-刺青之声》

第十九章


       天气越来越热了,泉为了犒劳一直很努力的刀剑男士给他们放了一天假去海边玩,除了鸣狐的粟田口;今剑;陆奥守;萤丸爱染还有左文字一家,剩下的都是不太想出门便留在了本丸,泉则是因为身体不适没有去。

      小腹坠痛虽然不至于让泉无法工作,总归是不舒服,尽管她掩饰地很好,但仍然让一些细心的刀剑男士发现了, 午饭的时候,留在本丸的烛台切特意为泉做了一碗罗宋汤给她补血。...


+

白色情人

         今天距2月14号的情人节已经过去一个月,又迎来了白色情人节, 泉正坐在梳妆台前梳理头发,突然从窗户外传来了鹤丸一本正经的声音:“亲爱的泉小姐,有您的一份快递,请签收。”

          泉手上的动作顿了顿,放下了梳子侧头看向窗户,没看到鹤丸却看到一只脖颈长长的丹顶鹤,它的豆豆眼正盯着她看,泉无奈地在心里叹了口气,实在拿爱玩的鹤丸没办法,双手撑住桌面站起,转过身走到了窗户前,看到了丹顶鹤的脖颈根部挂着一个...

+

本来想做MMD的,然而四年前买的笔记本配置不好,做了压出来成屎了,看来只能做静画玩了QAQ
摸的自家鹤婶【若鹤丸的模型禁止恋爱表现请私信我,会删除】
借物表:
SAPO式鹤丸国永
hiro K式蝴蝶
RC式鸟居长廊
制作工具:MMD,MME.,Diffusion7,SSAO,XDOF。

+

占tag致歉。
这里是一位鹤丸十分不足的婶婶,想找一只愿意和我谈恋爱的鹤丸QAQ可以当你的专属婶婶,陪你唠嗑给你产粮。
没有鹤丸要死了_(:з)∠)_
P1婶设,P2基友画的鹤和婶,P3产的鹤婶短篇番外。
QQ门牌号:806448781

+

【综/主刀剣乱舞】陵蝶*鹤婶*

此文涉及《火影忍者》,游戏《零-刺青之声》

第十八章 

       时间过得很快,转瞬间就到了夏至这一天,被泉用木遁滋养的花一天一个样,在昨天下了一场大雨后全部都盛放了,虽然泉没有去看,但是听歌仙说,小夜昨晚确实睡了个好觉,泉这才放心下来。

       此时泉再次来到书房外的阳台上,望向花坛的方向,发现了花坛里绽放的花组成了一朵巨大又精致的花,又想到这是歌仙设计的就觉得理所应当,这时小夜的声音从障子门外传来:“主人,我能进来吗?”...


+

【综/主刀剣乱舞】陵蝶*鹤婶*

此文涉及《火影忍者》,游戏《零-刺青之声》

第十七章

      泉正在书房处理需要她亲自审查的文件,歌仙就敲门进来了:“主人,我有话要说。”

      泉放下手中的笔,抬头看着歌仙:“什么事?之定。”       

      歌仙整理了一下语言,开始说起事情缘由:“是这样的,主人,小夜最近一直睡不安稳,江雪殿下和宗三都挺担心的,所以我...

+

【刀剑乱舞】Witch's Kiss

魔女集会Paro

小夜婶

内含轻微鹤婶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哒,哒,哒”寂静得只听得到雨声的街道上突然响起一阵不疾不徐的脚步声,一个打着一把黑色洋伞的身影像是在散步一般缓缓地走在雨里,路过一个阴暗的小巷时顿住了脚步,侧身冲着巷内:“好浓的血腥味。”

        那是一位穿着黑色洛丽塔裙子的女性,不过,她的头顶却长着一双毛绒...

+

【综/主刀剣乱舞】陵蝶*鹤婶*

番外    鞘

伪R-18

鹤丸给我锻出小龙

所以奖励他吃顿肉

【有猎奇Play,慎入】


       暖黄色的初晨阳光透过窗户纸洒进屋内落在侧躺在床上里正睡得沉的泉身上,她乌黑的长发和白皙精致的脸仿佛吸收了所有的阳光一般微微散发着光芒,让端着一杯水进来的鹤丸看得失神差点把杯子摔了,他笑着摇摇头走近了她将水杯放在床头柜上,弯下腰伸手摸了摸她的脸。

        泉似乎是感觉到脸上的触摸皱起了眉...

+

【综/主刀剣乱舞】陵蝶*鹤婶*

此文涉及《火影忍者》,游戏《零-刺青之声》

第十六章 

        自从长谷部来到本丸泉的工作一下子就轻松了许多,这个刃在知道泉的身体状况后说着“这些活都交给我们吧,不用劳烦主上了”抢过了泉大部分的工作,泉本来并不想麻烦他,但看到他一脸期待和隐藏在眼瞳深处的小心翼翼就不忍心拒绝了,然后她就有了大把的空闲时间,一时间她都不知道该做什么好了,但她不能让自己处于放空状态,以免自己乱想。

       于是泉便打算在本丸里走走看有什么...

+

【综/主刀剣乱舞】陵蝶*鹤婶*

此文涉及《火影忍者》,游戏《零-刺青之声》


第十五章

       在木叶呆了四天,泉便带着两位付丧神回了本丸,刚刚从传送阵里走出来泉就被迎面飞扑过来的小团子撞了个满怀,小团子嗷嗷叫着扒拉住泉的衣领,是五虎退的老虎,泉一手托着它的小屁屁一手摸了摸它的头。

      然后剩下的小老虎和五虎退也跑了过来,五虎退手里还捏着扫把,他看到泉和鹤丸秋田,脸上露出了喜悦的笑容:“主...主人大人,鹤丸殿下秋田欢迎回来!我...我去通知大家你们回来了!”他这么说着拿着扫把转...

+

 @黑川沅 

瞎写了一段泉和你的联动。

爱你!水元!

画头像之恩无以为报,只能瞎瘠薄乱写个小段子qwq

————---————---————---————

       “主殿~你在看什么啊?我们可是在约·会啊!一点都不专心,鹤要寂寞死了哦!”鹤丸和泉难得一起逛街,而泉却时不时地看向一个地方,这让他疑惑又失落,于是磨磨牙也看向泉一只盯着的地方,他倒是要看看到底是哪个小妖精吸引了泉的注意力,一看,原来是一位小夜左文字正捏着什么东西坐在街边的石凳上。...


+

呜呜呜,亲爱的水元给我画的头像~!

是正在写的鹤婶文的泉和鹤丸,超喜欢!

不能更感动QAQ

 @黑川沅 爱你!(๑′ᴗ‵๑)I Lᵒᵛᵉᵧₒᵤ❤

+

【综/主刀剣乱舞】陵蝶*鹤婶*

此文涉及《火影忍者》,游戏《零-刺青之声》


第十四章

       鹤丸感觉泉回握住他的手,虽然她没有说,但他能感觉到从他和泉交握的掌心传递到内心的感情里有对他的感谢,还有别的混杂的他无法理解的感情。在他愣神的时候,从门口传来了一个陌生的男音:“嗯?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呢?”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那位男性很高大,肤色与屋内的几个人相比较黑,有着一头黑色的长发,眼神明亮,五官端正,看起来是个很老实的人。

       水户看到那男人就站了起来:“柱间,既然回...

+

【综/主刀剣乱舞】陵蝶*鹤婶*

此文涉及《火影忍者》,游戏《零-刺青之声》


第十三章

      水户稳定了泉的状况后又对她做了些检查,感觉她的身体确实比之前还没去时之政府那边时要好一些就放下心来,确实有效果,但是泉的心病她却没有任何办法,她只能和柱间扉间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补偿她,毕竟.....是他们对不起她在先,她这么想着叹了口气。

       鹤丸实在是太在意泉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了,又看水户停止了忙碌就开口问了:“主殿她...怎么样了?”...


+

【综/主刀剣乱舞】陵蝶*鹤婶*

此文涉及《火影忍者》,游戏《零-刺青之声》


第十二章

       很快就到了水户生日的前一日,泉已经提前安排好她不在本丸这几天的日程了,虽然本丸里的刃已经习惯了主人每次外出随侍左右的人都是近侍的习惯但还有刃觉得不甘心,不过也没办法,主人定下的规矩不可破坏。

       然而狐之助却透露了一个令他们再次兴奋起来的消息,泉回自己的家乡最多可以带两名刀剑男士,于是刀剑男士们都躁动起来,不过泉仿佛已经决定好了再带谁去一般指定了秋田,这下粟田口的小家伙们没...

+

瞎瘠薄乱捏的自家鹤婶现世旅行。

【鹤丸我尽力了,素材太少尽量像了,不接受喷~】

法国普罗旺斯阿尔勒。

泉:我给你拍一张,我喊1,2,3后就说茄子。

鹤:好啊~

泉:1,2,3~

鹤:【比心】爱你哟~茄子~

泉:......【害羞】

然后,鹤丸想给泉照。

+

【综/主刀剣乱舞】陵蝶*鹤婶*

此文涉及《火影忍者》,游戏《零-刺青之声》

第十一章

        会议结束后,泉从椅子上站起,看了看周围有些多的人又坐了下去,不想挤着出去,于是打算人少一点再走,虽然是这么想,室内有些闷热,让她觉得有点头晕,还是现在出去吧,她皱着眉头站起身,等面前的人稍微少了点插进了人流中,扶住差点蹭掉的狐狸面具小心翼翼地迈下台阶,突然感觉到熟悉的气息从远处接近,她愣了愣抬头,看到了从门口挤进来的鹤丸,她能感觉到他,说明他就是自己本丸的鹤丸。他....这是来找她的吗?...


+

【综/主刀剣乱舞】陵蝶*鹤婶*

此文涉及《火影忍者》,游戏《零-刺青之声》

第十章

        政府发来审神者临时会议通知,泉看了看会议的大概内容,果然是关于那天的黑色不明生物的,虽然这是她第一次参加审神者会议,但她还是知道需要准备什么的,于是从抽屉里翻出鹤丸昨天上交的作战报告,准备誊抄到电脑上打印出来,然而鹤丸的字实在是有点龙飞凤舞,她好多都看不清是什么字,鹤丸又被她打发出去自己找事做了,他并不是个能一直保持安静的刃,让他老老实实的呆在屋子里感觉有点勉强他,于是泉就让他自己出去了。...


+

【综/主刀剣乱舞】陵蝶*鹤婶*

此文涉及《火影忍者》,游戏《零-刺青之声》

第九章

       一行人回到了本丸,泉在之前就已经确认过他们都没有受什么伤,于是也没带他们去手入室就在溯回阵前对6位刀剑男士说:“就地解散吧,大家辛苦了。鹤丸先生,作为队长请尽快将作战报告整理好上交到我这里,我先回房间了,没有允许任何人不准进来。”她有些累,想休息一下。

       “好的!主人大人!”“明白了,主人好好休息,我先告辞了。”“主人拜拜~”“再见。”众刃一一向泉道别后结伴离开了,泉也向她...

+

【综/主刀剣乱舞】陵蝶*鹤婶*

此文涉及《火影忍者》,游戏《零-刺青之声》

第八章      

          悠闲了两天,本丸再次传来作战通讯,泉看着时间检测仪上文治五年①(1189年)出现了红色的点状波纹,那是时间溯行军穿破时间之壁所引起的杂音,于是她便思考起作战人选,今剑是肯定不行的,尽管她很想让今剑去,去面对过去,认识自己如今的职责。而她办不到,因为她自己也被困在过去啊,她很清楚那些不堪回首的记忆有多么折磨人,虽然今剑看起来十分开朗但那不是她伤害他的理...

+

【综/主刀剣乱舞】陵蝶*鹤婶*

此文涉及《火影忍者》,游戏《零-刺青之声》

第七章

       夜,作为近侍,鹤丸就在泉寝室的隔间里歇息,可是他却盯着屋顶完全睡不着,因为太黑了,今晚没有月亮,他不想闭上眼,这会让他想起待在墓里时完全漆黑又寂静的记忆,感觉很不好,于是他左翻右翻辗转反侧无论如何也睡不着。


     “......大半夜的,你在那边翻腾什么呢?”一向浅眠的泉被隔间里鹤丸的动静吵醒了,心情不是特别美妙,所以声音就很冷。...


+

灯中灵❦鹤婶

刀剑古埃及paro

半架空

No.1


        门帕提拉来到太阳神殿中寻找他的祭司,努特。而没想到的是努特也正在等着法老王。法老王看着坐在椅子上缓缓抚弄着银色皮毛的猫的努特对他抬头一笑随后放下猫咪站起身对他缓缓施以一礼:“我敬爱的王,努特正在等您。”那双宛如夜空的黑色眼眸仿佛闪耀着星光,不得不说上任祭司给努特的命名是真的特别合适。

        门帕提拉听努特正在等他,便笑了:“努特不必多礼,你一如既往地深知我...

+

【综/主刀剣乱舞】陵蝶*鹤婶*

此文涉及《火影忍者》,游戏《零-刺青之声》

第六章

         一大早,鹤丸就被烛台切叫了起来一起去了厨房:“主人一般6点就起床了,她有低血糖,所以每天早上来厨房弄一杯蜂蜜水给她。”他烧了壶开水给泉加了点蜂蜜晾了一杯。


       “这真是令人吃惊的量啊....”鹤丸看着烛台切面不改色地往水杯里放了3勺蜂蜜一脸吃惊地说。...


+

记个脑洞

刀剣古埃及Paro灯中欲灵

女主:古埃及某世法老王女祭司,努特。

男主:古印度王子送给法老王的精美象牙油灯里的精灵,鹤丸。

清心寡欲纯情女祭司VS阿拉丁神灯鹤

阿拉丁神灯教你怎么撩妹然后吃干抹净恶整情敌。



灵感来源:木乃伊女主伊芙的埃及服装【超美der】


印度油灯w

+

【刀剣乱舞】陵蝶*鹤婶*

番外   黏着系男子的一百八十年纠缠不休

含剧透,OOC,慎入


        窗外细雪无声地缓缓飘落,一夜的落雪早就将整个本丸覆盖变得一片银白,湖面也结起了厚厚的一层冰,屋外一片寒冷而屋内却暖意融融。

       正睡得香甜,闹钟准时地响起,原本迷糊的意识瞬间清醒过来,感觉到怀中香软的娇小身躯微微动了动有要醒过来的意思迅速地伸出手按掉了响个不停的闹钟,再低头看看,哎呀哎呀好险,泉只是皱了皱眉...

+

【综/主刀剣乱舞】陵蝶*鹤婶*

此文涉及《火影忍者》,游戏《零-刺青之声》

第五章

         深夜,鹤丸有些羡慕地望着身边睡得特香甚至打着呼噜的烛台切,他不知道为什么失眠了,大概是刚获得身体有点激动吧也或许是别的什么,他再次翻了个身趴在了被窝里,眼前却突然闪过泉没入黑暗的身影,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脑袋还挨了一下,顺着某样东西落地的声音寻找凶器然而他看不太清。

        黑暗里传来大俱利“老子非常不爽”的声音:“你大半夜翻来覆去的干什么呢...

+

【综/主刀剣乱舞】陵蝶*鹤婶*

此文涉及《火影忍者》,游戏《零-刺青之声》

第四章

        清光仿佛被泉的话安抚了一般,不再哼哼唧唧,但仍然没放开抱着她的手,只是身体往下一滚直接枕到了泉的腿上,双臂紧紧地环着她的腰,泉轻轻推了推清光见他一点反应都没有很是无奈,抬头看看已经过来围观的刃们感觉有些不自在。

        一直很热闹的粟田口小队最快凑了过来,最爱撒娇的乱看到清光缠着泉不放就不开心了,嘟囔着:“好狡猾啊!加州先生!不要啦!我也想要主人的膝枕!”...

+

【综/主刀剣乱舞】陵蝶*鹤婶*

此文涉及《火影忍者》,游戏《零-刺青之声》

第三章

        山伏见遇到烛台切了便哈哈一笑将鹤丸交给他离开了,烛台切叹口气思考了一下终于开口:“说来话长,鹤先生,我们边走边说吧。”


        鹤丸挑了挑眉,好奇地问了一句:“有多长?”


        烛台切默默地看着他直看得鹤丸双手举起表示投降才罢休,他却并不开始解释而是问了鹤丸...

+

© 鹤よめ。 | Powered by LOFTER